升墨-

【ABO向】若隐若现(4)

半夜失眠更文,你看看我多勤奋,今天貌似水文开大了(´-ω-`)下一章可能就ABO暴露本性啥的

   上回我们讲道安迷修被什么不明物体砸中,聪明的小伙伴一定知道那个不明物体是谁吧……
   安迷修捂着被冲击力重点打击的腰部,呲牙咧嘴的瞥一眼压在身上的雷狮,不由得一怔:“雷雷雷雷雷狮?!你怎么在树上!”
   雷狮瞄一下瞪眼的安迷修,保持着很哲学的压到状态:“你怎么不先反省一下自己,雷某很无辜的在树上呆了一晚好不好?”
   “啊,什么?反省?”
   “昨天谁半路就把我丢在杂物间的?”
   杂物间……什么来着?
   雷狮看着自己身下的安迷修犯傻,心里默默嘀咕:这猫族长昨天估计是喝断片了吧……他换了一脸笑容,再次凑近安迷修耳畔(屡试不爽)轻声道:“你准备让我们保持这个姿势多久呢?还是说你想补偿一下我昨天在树上一夜没睡好?”
   意识到现状的安迷修下意识往大门看去,凝晶带着一小队下人来到宫殿,全都一脸惋惜的表情。
   “雷狮你他喵的给老子起开……”
   “哦呵呵呵……”
   如此尴尬的场景被凝晶看到没什么事,但是被多嘴的下人看到的话……难道本族长的一世英名要毁于一旦?
   凝晶轻咳一声:“族长,请移步至花榭,今日您的本分工作……”
   “知道了,陪雷狮一整天是不是?唉你们去忙吧我记着呢……”安迷修飞速整理好面貌,就像刚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般。
   说着,便拉走了站在一边环着手臂的雷狮。
   花榭,顾名思义,就是花边水榭。猫宫正庭有一湖,若蓝若青的颜色收获了许多好评。湖边花草也是奇异,各有各的艳姿——有的娇嫩如玉,有的鲜艳斑斓,有的柔美似水,全都娇艳欲滴。更加奇特的是在花榭中品茶,茶的清香与花的幽香飘渺清淡,水的流动声如自然馈赠的配奏给花榭增加了诗一般的美感。
   “好了,雷狮,我们可以开始谈正事了。”
   “你说什么正事。”
   “关于两族……”
   雷狮盯着安迷修,安迷修讲了一半之后也偷瞄了眼雷狮,四目相对,突如其来的尴尬让两人都慌乱的别开了视线。
   安迷修抿茶一口,扶额道:“所以雷狮你刚刚有没有听到我讲的工作?”
   “没有。”
   “……”
   “不过我觉得你的眼睛特别像你身后这片湖水。”
   “……(这和我刚刚讲的那些事有啥关系)”
   安迷修就瞪着水汪汪的碧眼注视着雷狮,像是在谴责雷狮没有认真听讲(?)又像是一种无奈。
   “你别看我,我想干坏事。”
   “那就更要看着你,免得你把我大猫宫给砸了。”
   安迷修一脸的义正言辞让雷狮超级想笑,他憋着想要大笑的冲动再次靠近安迷修:“坏事有很多种的,你觉得我想干哪一种?”
   说罢就再次压到了安迷修,然鹅可怜的身下受并木有反应过来。
   神马情况……
   “喂,安迷修,要不要继续刚才没有完成的事情?”
   “……我能选择拒绝吗?”
   “当然不行。”
   冰冷的薄唇覆盖了安迷修的唇,柔软来得猝不及防,反应稍有迟钝的他愣住了,反应过来后他推开了雷狮:“你干什么!我是男的啊!男的!”
   雷狮白他一眼,放开了安迷修:“我怎么不会不知道,这次先放过你好了。”接着在心里默念:“你看看你那傻样是怎么当上族长的。”
   在安迷修行宫整理工作的凝晶对流焱说:“我们族长看起来还蛮正经,居然是个断袖!断袖就断袖了居然还是下面那个……”
   流焱整理着手头上的资料:“你快别说了,其实族长遇上的不是雷狮他依然是下面的。”
   “为什么?”
   “因为他和你是一样的性格。”

    (此时的安迷修正在为自己的初吻给了男人而疯狂蹲角落)

【ABO向】若隐若现(3)

   既然寝室不能住了,那自己不应该继续留在这个鬼地方。雷狮纵身一跃,上了瓦屋,随身的深蓝玉佩在皎洁的月光下闪熠着神秘的光芒。
   “猫宫可算是大的了,为何连一露营之处也没有?”雷狮嘀咕道,他本是想找一块花园随便将就来着。
   说话间,雷狮注意到靠近东南门边的一座偏殿院里有一棵树。
   这树…………能睡觉吧?
   来到树旁边,偏殿中也是有人住的,微弱的火光告诉雷狮里边的主人正在睡觉。
   “借住一晚,没事。”
   (所以就很厚脸皮的睡在了树杈子上)
   第二天清晨,安迷修依旧是非常早起,但是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流焱,今天有什么事吗?”他从榻上下来,揉了揉被未消的残酒熏运的脑袋,把唤流焱来。
   流焱撑着一张黑脸进了屋:“没什么大事,今天您可算悠闲了,您主要的任务便是陪着狼族少族长。”
   “工作怎么办?”
   “我和凝晶做。”
   流焱意味不明的眼神盯着安迷修,让安迷修有点尴尬。安迷修整了整衣襟,喝了醒酒茶之后就出门找雷狮。
   “啊……应该先去寝室找人。”
   安迷修出门之后伸了个懒腰,星星点点的阳光透过宫殿旁大树浓密的树叶洒在安迷修白净的脸庞上,一切都是那么的明亮。
   “沙……沙……”从树上传来叶子的声音,然后一个不明物体就那么“啪叽”一下掉到安迷修身上。
   “我艹!”被砸到的安迷修第一时间承受不了大力,就被压倒了,“什么玩意啊!”

【ABO向】若隐若现(2)

插播:这里升墨,因为在下还没有想好怎么把A雷发现安是个O的剧情想明白所以前五篇(可能?)都是纯洁的,放心食用吧各位吹们。

   事情谈完以后,宫殿外早已是深夜,雷狮伸了一个懒腰,爽朗的声音在安迷修的耳边响起:“安迷修,和你聊天我很愉快,接下来的半个月就请您多多关照了。”
   “好,现在我带你去你的寝室。”安迷修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不过也是觉得雷狮这个家伙更加亲切了些。
   深蓝色的夜晚,皎洁的明月挂在天上,这是猫族和狼族都非常喜欢的日子,毕竟是月圆之月什么的,他们的能力都会提高许多,而身心也会更加的轻盈。
   名为雷狮的少年在安迷修身边哼着不知名却依然有些好听的小曲子,比自己高出几乎一个头的身影极为修长。
   安迷修有些不适应这种安静而尴尬的气氛,他努力找话说。
   “雷狮,你们狼族要与猫族联盟是真的吗?”
   雷狮瞄了安迷修一眼,微笑着说:“这个嘛,有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毕竟是我自己一个人做出的判断,我们族的长老也不知道会说什么,所以还不确定。”
   “自己的判断……是什么意思?”安迷修轻蹙眉头,深褐色的秀眉皱了一下。
   “意思就是……看到你之后做出的决定。”
   安迷修心中扶额。啥意思?看到我之后做出的决定?
   “可能是因为你太漂亮了吧,和漂亮的美人联盟,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你说是吧?”雷狮作出思索的样子,还故意加重“美人”的语气,安迷修听了很想一拳揍上去。
   “我是男的,何来美人?”安迷修咬牙忍住了冲动,因为这有可能会伤及两族的和平。
   “你听谁说女人才能是美人,我就觉得你比那什么艾比啊祁芫啊林琪寰啊的要漂亮,”说着还贴近了安迷修的脸,“所以你最好看。”
   什……什么啊,他说的的好像都是各族的名门淑媛,特别是艾比小姐,我可喜欢她好久了,明明那么漂亮!
   安迷修沉思,丝毫没有意识到雷狮凑近耳畔。
   “你觉得呢?”
   “哇啊啊啊啊啊!”
   “干嘛啊,你也太不禁吓了。”
   “你,你的寝室在这,我走了啊!告辞!”
   雷狮一脸懵逼,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猫的耳朵是敏感神经最发达的部位之一。
   怕吹耳朵么?有意思。
   抱着得到攻略(暴露了什么)秘籍的雷狮心情很好的进了“寝室”。
   一股发霉味和灰尘扑鼻而来,雷狮被呛得不行,房内也无任何寝具,到门外确认后才发现……
   “所以说我的寝室是杂物间……还是已废弃的那种?!”

【ABO向】若隐若现(1)

   安迷修清晨就醒了,窗外淡亮的天空才破晓。今天依然会是繁忙的一天,身为猫族族长,每天都会有诸多繁事等着他处理。
   “凝晶,今天我有什么比较重要的任务吗?”
   凝晶和流焱一直是安迷修忠诚的分魂(分魂指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结成灵魂契约,相当于护法啥的),所以安迷修每日的行程都会交给他们两来打理。
   凝晶思索了一下,冰蓝的眼睛盯着安迷修:“大人,您今天除了日常行程,还有一件迎接狼族少族长入境谈事的酒宴。”
   “哦……狼族少族长要在本境停留多久?”
   流焱端着早膳进门,悠悠的说:“少则七日,多则半月。”
   安迷修微微蹙眉,也没多说什么,喝了一口茶水之后便随手拿起一本务书(奏折什么之类的)翻阅起来,进入了工作状态。
   凝晶和流焱也不多留,自己下去办内分的事。
   “啊,烦死了,什么狼族少族长谈事什么迎接酒宴什么还要留这么久……当我不休息的吗!”
   虽然如此抱怨着,但时间还是不做任何停留,马上就到了晚上。猫族主宫早已张灯结彩,就等狼族少族长到来。
   安迷修一脸无聊的趴在主桌上,昏昏欲睡的看着在台下忙碌的族人,精神有点恍惚。
   “少族长到!”
   清脆有力的报声把差点睡着的安迷修惊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随即入眼的是一位翩翩少年。猫族有不少长老早已围了上去,他们都想为自己立功。
   “狼族少族长,我们猫族有失远迎啊!还要劳烦您自己入宫。”
   “少族长,我们备好了精致的酒宴,请快上座吧!”
   ……
   那个什么所谓的狼族少族长听着长老的几番奉承,脸越来越黑。旁观的安迷修噗嗤笑了一下,这几个猫族长老的话自己都听不惯,这少族长怎么可能会就言?
   “闭嘴!吾来贵境不是要与汝等说常,吾要见猫族族长!”
   少族长震怒,声音低沉冷漠,却又意外的好听。
   “狼少族长,请上座,不要对在下的长老们动气,毕竟您是要与在下谈事情的。”
   安迷修轻咳几声,笑眯眯的从主座上起身,对狼少族长轻轻鞠了一躬,如翩翩公子般温文尔雅。
   “你真该好好管教你家的长老,不要看到别人就贴上来,”浪少族长用他耀眼的如暗夜星辰般的眼睛扫视了那些鸦雀无声的长老,“烦死了!”
   说罢,他便坐上贵宾席。酒宴已摆起,因为是重要的话题,偌大的主殿只有两位族长。
   安迷修依然是轻抿一口猫族特有的清茶,淡淡的说道:“狼少族长果然好风气,怪不得能从两位令兄手里夺取族长之位,年轻有为。在下安迷修,猫族族长。”
   “奉承的话就别说了,妖都说猫族族长安迷修生得美人相,果真不虚传。吾为雷狮。”雷狮摇晃着白芩酒,紫瞳意味不明的看着安迷修。
   “话多说无用,我们尽早谈完事较好。”
   【漫漫谈事时间,自动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