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墨-

【ABO向】若隐若现(4)

半夜失眠更文,你看看我多勤奋,今天貌似水文开大了(´-ω-`)下一章可能就ABO暴露本性啥的

   上回我们讲道安迷修被什么不明物体砸中,聪明的小伙伴一定知道那个不明物体是谁吧……
   安迷修捂着被冲击力重点打击的腰部,呲牙咧嘴的瞥一眼压在身上的雷狮,不由得一怔:“雷雷雷雷雷狮?!你怎么在树上!”
   雷狮瞄一下瞪眼的安迷修,保持着很哲学的压到状态:“你怎么不先反省一下自己,雷某很无辜的在树上呆了一晚好不好?”
   “啊,什么?反省?”
   “昨天谁半路就把我丢在杂物间的?”
   杂物间……什么来着?
   雷狮看着自己身下的安迷修犯傻,心里默默嘀咕:这猫族长昨天估计是喝断片了吧……他换了一脸笑容,再次凑近安迷修耳畔(屡试不爽)轻声道:“你准备让我们保持这个姿势多久呢?还是说你想补偿一下我昨天在树上一夜没睡好?”
   意识到现状的安迷修下意识往大门看去,凝晶带着一小队下人来到宫殿,全都一脸惋惜的表情。
   “雷狮你他喵的给老子起开……”
   “哦呵呵呵……”
   如此尴尬的场景被凝晶看到没什么事,但是被多嘴的下人看到的话……难道本族长的一世英名要毁于一旦?
   凝晶轻咳一声:“族长,请移步至花榭,今日您的本分工作……”
   “知道了,陪雷狮一整天是不是?唉你们去忙吧我记着呢……”安迷修飞速整理好面貌,就像刚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般。
   说着,便拉走了站在一边环着手臂的雷狮。
   花榭,顾名思义,就是花边水榭。猫宫正庭有一湖,若蓝若青的颜色收获了许多好评。湖边花草也是奇异,各有各的艳姿——有的娇嫩如玉,有的鲜艳斑斓,有的柔美似水,全都娇艳欲滴。更加奇特的是在花榭中品茶,茶的清香与花的幽香飘渺清淡,水的流动声如自然馈赠的配奏给花榭增加了诗一般的美感。
   “好了,雷狮,我们可以开始谈正事了。”
   “你说什么正事。”
   “关于两族……”
   雷狮盯着安迷修,安迷修讲了一半之后也偷瞄了眼雷狮,四目相对,突如其来的尴尬让两人都慌乱的别开了视线。
   安迷修抿茶一口,扶额道:“所以雷狮你刚刚有没有听到我讲的工作?”
   “没有。”
   “……”
   “不过我觉得你的眼睛特别像你身后这片湖水。”
   “……(这和我刚刚讲的那些事有啥关系)”
   安迷修就瞪着水汪汪的碧眼注视着雷狮,像是在谴责雷狮没有认真听讲(?)又像是一种无奈。
   “你别看我,我想干坏事。”
   “那就更要看着你,免得你把我大猫宫给砸了。”
   安迷修一脸的义正言辞让雷狮超级想笑,他憋着想要大笑的冲动再次靠近安迷修:“坏事有很多种的,你觉得我想干哪一种?”
   说罢就再次压到了安迷修,然鹅可怜的身下受并木有反应过来。
   神马情况……
   “喂,安迷修,要不要继续刚才没有完成的事情?”
   “……我能选择拒绝吗?”
   “当然不行。”
   冰冷的薄唇覆盖了安迷修的唇,柔软来得猝不及防,反应稍有迟钝的他愣住了,反应过来后他推开了雷狮:“你干什么!我是男的啊!男的!”
   雷狮白他一眼,放开了安迷修:“我怎么不会不知道,这次先放过你好了。”接着在心里默念:“你看看你那傻样是怎么当上族长的。”
   在安迷修行宫整理工作的凝晶对流焱说:“我们族长看起来还蛮正经,居然是个断袖!断袖就断袖了居然还是下面那个……”
   流焱整理着手头上的资料:“你快别说了,其实族长遇上的不是雷狮他依然是下面的。”
   “为什么?”
   “因为他和你是一样的性格。”

    (此时的安迷修正在为自己的初吻给了男人而疯狂蹲角落)

评论

热度(18)